上海这个区超过97%的电动自行车骑乘人都戴头盔

  骑乘电动自行车应当佩戴头盔,这是即将从5月1日起实施的《上海市非机动车安全管理条例》新设定的通行规则。

  连日来记者在上海市区部分路口观察发现,目前骑乘电动自行车人员佩戴头盔比例有所上升,一名一线个骑车人里大概有四五个人是戴头盔的,外卖骑手基本都戴上了。”

  而在金山,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佩戴头盔的比例已经超过九成。早在去年4月,金山就已开展佩戴安全头盔的宣传活动,走进学校、社区、农村和企业,面对不同人群开展针对性宣传教育。经过一年的持续推进,路口抽查情况显示,目前金山区电动自行车安全头盔佩戴率维持在97%以上;同时,涉电动自行车死亡人数同比下降了38.8%。

  在一些一线交警看来,要求电动自行车骑乘人员佩戴头盔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金山区是怎么做到的?记者进行了实地探访。

  中午时分,行经金山卫零路沪杭公路路口的电动自行车络绎不绝。记者在现场看到,绝大多数电动自行车骑车人都戴着头盔,极个别未佩戴头盔的驾驶人均被路口执勤交警拦下。

  “我有头盔的,在家里忘记带出来了。”当民警询问是否有安全头盔时,吴女士说。

  “这个怎么能忘呢,戴头盔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金山公安交警支队车宣大队民警王姚俊把吴女士请进了路边的交通安全宣传劝导站,播放了一段时长5分钟左右的非机动车安全教育视频。“这些都是真实的交通事故。你也看到了,没戴头盔的骑车人死亡率非常高,以后骑车一定要戴好安全头盔。”

  “我知道的,我儿子的学校也宣传过了。今天急着出门,忘记了,下次不会了。”吴女士说。

  “再急也不能不顾安全。从5月1日开始,骑电动自行车必须要戴头盔,否则还要被处罚。”王姚俊递过一张宣传单页,上面不仅列举了佩戴安全头盔的种种益处,还用图示明确头盔的种类和正确佩戴方法。

  结束安全教育后,王姚俊又拿出一张《“安全出行,幸盔有你”宣传、教育、劝导通知单》,吴女士填写了个人信息,承诺下次骑行电动自行车时,保证自觉规范佩戴安全头盔。

  去年4月开始,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金山16个主要路口发生。“很多人不愿戴头盔就是嫌麻烦,我们制定了针对未戴头盔人员的宣传劝导程序,没戴头盔的人要看教育视频、签承诺书,反而更麻烦。”王姚俊说,通过这种“增加时间成本”的方式,让市民感受到佩戴头盔既能保护安全,出行还更便利。

  通过观看真实事故案例视频,进行现场普法教育,并签署承诺书,一整套宣传劝导流程下来,让市民真正认同了佩戴安全头盔的必要性。

  “今年,我们还设置了共享头盔。对未佩戴安全头盔的群众,我们可以先借给群众,要求群众马上购罢,并按照期限归还。当然,考虑到疫情防控问题,我们的共享头盔配有一次性浴帽,而且每使用一次都要进行消毒处理,确保共享头盔的卫生。”王姚俊说。

  除了固定的“劝导站”,金山公安分局每周都会组织开展“百警上路”交通安全宣传劝导活动,截至目前,累计劝导10.6万余人次。

  相较数量庞大的电动自行车骑乘群体,仅靠民警在路上一个个宣传劝导,显然杯水车薪。

  “交通安全是关乎每个人、每个家庭的事,一旦发生事故,牵涉到面向也很广,所以要发动全社会的力量共同参与宣传推广。”金山分局交警支队车宣大队大队长段学龙说。

  公安部门的想法得到了区里的大力支持,各部门形成工作合力,从学校到企业、从社区到农村,一场又一场定制化的推广佩戴安全头盔的宣传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

  在金山区张堰镇建农村,村道的“大喇叭”每天都会播出交通安全宣传专题节目,要求村民骑电瓶车外出必须佩戴安全头盔。“我们还有村民微信群,里面有社区民警,可以及时解答村民的各种疑问,并结合最新的事故案例对村民进行以案说法式的宣传教育。”张堰镇建农村党支部书记曹燕说,村里也组织购买了一批安全头盔免费发放给村民,民警还和村干部挨家挨户上门登记头盔的使用情况。

  为什么对推广戴头盔这事如此上心?曹燕说,前几年村里发生过好几起电动自行车亡人事故,遇难者家属哭天抢地,可谓有切身之痛。“大家都戴头盔后,虽然也发生过事故,但再没造成人员死亡,确实是保命盔。”

  据悉,去年以来金山分局交警支队会同各派出所,深入148个村(居)委,落实专人逐一上门宣传、签约,排摸登记头盔保有情况,督促未配备的家庭及时购买,并通过指导制定村规民约等内部规定的方式,落实驾乘电动自行车未佩戴头盔不出村(居)、小区等措施,骑车戴头盔的居民数量极大提升。

  不仅是基层居村委,在公安部门坚持不懈地上门宣传中,很多企业也主动承担安全主体责任,进一步助力佩戴安全头盔的推广。

  上海起帆电缆有限公司是金山一家大型企业,有近2000名员工,其中约三分之二的员工骑电动自行车上下班。“我们买了1500余顶安全头盔免费送给我们的员工。”该公司工会主席周建忠说,保障员工的安全是企业的重要责任,提升员工的安全意识也有助于企业的发展。“在民警的指导下,我们还建立了惩罚制度,如果骑车进厂的员工没戴安全头盔,我们会登记信息,累计多次后进行罚款。这样一来,大家就都很自觉地佩戴头盔了。”

  据介绍,金山公安交警部门已经和595家辖区工业园区、企业完成签约,指导企业制定、落实园区进出规定、厂纪厂规、奖惩措施等方式,加强员工佩戴安全头盔管理。

  “一个头盔100多块,但是工人上下班路上出了交通事故要算工伤的呀,严重一点的,企业承担的各种费用要几万、十几万,而且工人不能上班,还耽误工程的进度,不划算,不划算。还是花小钱保安全最划算。”金山新城G4地块动迁安置房项目施工方经理钟哲思在民警引导下,扳起手指头算起了“账”。

  金山新城G4地块动迁安置房项目位于金山杭州湾大道、海芙路、龙航路、龙堰路中间,建筑面积20万平方米,是金山区重点建设的动迁安置房项目。类似的建筑工地在金山还不少。工地里,施工人员多是外来务工人员,且工地紧临金山区的主干道路,人员出入频繁,交通安全问题突出。

  在金山交警支队和山阳派出所民警指导下,施工方专门搭建了80平方米的彩钢结构电动自行车车棚,配置充电设施和消防设施,还设有“共享头盔”专用柜供工人使用。此外,工地出入口也设置了各种交通安全提醒标志标线,还有智能提醒装置,有电动自行车经过工地出入口时,就会发出注意佩戴头盔等安全提示语。

  金山外卖、快递企业算的则是一笔“安全账”。“民警跟我们说了,人的颅脑是非常脆弱的,尤其是后脑,在发生交通事故时,60%左右的人会出现头部着地的现象。胳膊、腿断了还有康复的可能,头部要是受伤,可能人就完了。”金山海鸥大厦美团外卖配送站站长王旭,每天都会向骑手宣讲这些安全常识。

  据统计,金山共有快递、外卖站点16个,骑手约1300人,除了指导企业和骑手算好安全账外,金山交警支队还发动快递、外卖企业将佩戴安全头盔的宣传单位放在递送物品的袋子里,借骑手之力开展头盔宣传。

  连日采访中,记者发现市民不愿佩戴头盔的理由五花八门——“夏天戴头盔太热了”“头发刚烫好,戴头盔破坏发型”“买个菜,戴着头盔进市场不方便”

  但戴头盔的好处和必要性也显而易见。从一场交通事故中“死里逃生”的许女士深有体会。去年5月,家住金山的许女士驾驶电动自行车沿蒙山北路由南向北行驶,至蒙山北路龙航路路口时,见路口是绿灯,便在路口左转往西行驶,与一辆由南向北直行的红色轿车发生碰撞,整个人被撞飞,头部重重撞在地上。

  这一撞造成许女士身体多处骨折,幸运的是,她带着安全头盔,头盔撞裂了,但头部并没有受伤。“大部分电动自行车交通事故,人员死亡原因大多是由颅脑损伤引起的。佩戴合格的安全头盔,确实能保护骑乘人员的颅脑安全。”王姚俊说。

  在路口采访时,记者发现一些骑行电动自行车的市民虽然戴着头盔,但并没有系下颌带。这些人也执勤民警拦下。“戴头盔的时候,一定要把搭扣扣住、系好下颌带,不然相当于没戴。”民警解释说,电动自行车与机动车发生碰撞时,首次撞击部位往往是电动自行车车身,“绝大多数的事故,车和人都会飞出去,如果不系好带子,头盔也会飞出去,就起不到保护作用。”

  还有一些人把工地安全帽当作安全头盔戴在头上。王姚俊说,工地安全帽和安全头盔结构不同,保护的部位也不一样。“安全帽主要保护头顶部位,安全头盔则是对颅脑全方位的保护,两者不能混用。”

  “佩戴安全头盔关乎群众交通出行生命财产安全,是个社会性问题,不能简单地寄希望于“一罚了之”,而是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并发挥各自的主观能动性配合推广开来。”经过持续一年多的宣传推广,看到越来越多老百姓自觉规范佩戴安全头盔,段学龙很自豪,“从要我戴到我要戴,我们的努力转变了社会风气,也切实改善交通安全状况。”

  栏目主编:王海燕 本文作者:邬林桦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孟雨涵 邬林桦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全国残运会冠军黄关军家属已抵甘肃景泰 妈妈见到遗体崩溃:从没见儿子身上这么多伤

  现场探访丨宜宾长宁一食品厂发生疑似中毒事件致5死 周边道路临时管制,附近群众已疏散

  热搜第一!个人征信报告竟现侮辱字眼:“专业做鸡十年”!央行回应:是这家金融机构上传!网友炸了...

  美军要跨17个时区搞“最大规模”军演,80多个单位参加,引入新作战概念,针对谁?